搬遷通告

你好。感謝你過去對【曠野書店】的支持。
本店將於7月搬遷至荃灣,新地址為:

荃灣荃華街3號〈悅來坊商場〉(Panda Place)
地庫3PP12-13

而油麻地現址將營業至614(本星期六)

曠野書店


本店開放時間將改為

星期二至六 (12-9pm)
星期日(2-9pm)

星期一及公眾假期休息

九龍油麻地彌敦道458號美景大廈閣樓B室
電話:27803511
傳真:27803515
電郵:solitude_books@yahoo.com.hk


2007年7月21日 星期六

生命中的秋天

……秋天是很美的季節,也是衰退的季節:白日變短,光線普照,從夏季的富足過渡到冬天的休止。面對避不掉的冬,自然界在秋日有什麼好做的?散播種子,好在春天到來時能帶來新的生命;而且是盡情散佈,毫不保留。在我自己對秋天的經驗裡,倒是很少意識到有種子播下,我的腦子只是鎖定這樣的事實:夏天的綠意生機正在枯黃,就要開始死滅了。秋天的顏色帶給我的喜悅總是染了淡淡的愁,一種失落逼近的感覺。環顧四週的美,只是加深了這個失落感。我專注在即將到來的死亡,未因新生命懷抱的希望而興奮。
然而在探索秋天幻滅與新生之矛盾的過程中,我感覺到隱喻的力量。對於我個人經驗中屬於秋天的事件,我很容易執著於表相──意義的沒落、關係的衰微、工作的終結。然而,若我再看得更深一點,就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到處散播,在即將到來的一季生發新果實。

摘錄自 : 帕克‧巴默爾 (Parker J. Palmer)
《讓生命發聲》(Let Your Life Speak : Listening to the Voice of Vocation)
商周出版社

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

楊德昌

「Winston是個出眾人物。從我最初見他的一刻,他一直走在我們大夥的前頭。那時我們十二歲,讀同一間學校。說話的總是他,我只有聽的分兒。我們進大學,讀的是同一系:電子和電腦。事實上,我活在他的影子中,不過這倒也沒有甚麼。說到底,他是個好人,我們也是好朋友。
唯一一次我叫他意外的是我跑去拍電影。…後來一起喝咖啡時他告訴我他的看法:「知道嗎?你該弄清楚人們要看甚麼電影,首先就要做做市場研究,包管一帆風順。」…
後來Winston失蹤了。流言說他破產了,要去避風頭。到我遇見他時,我真的很高興。他看來老了,可是依然充滿自信,滔滔不絕。「我想通了,市場研究是白花時間。人們根本不知道要些甚麼。事實上,他們只等待人家告訴他們要些甚麼。三十年前,人人跑去學醫時,我們卻去讀電腦,因為我們知道三十年後世界會由資訊科技主宰!等著瞧吧,我就要去幹一門告訴大家要些甚麼的行業。」
在回家途中,我方才意會到剛才他一番話的含意。如果媒介和所有資訊工具皆由Winston或者一小撮像他一般的人控制,世界會怎樣?此時此地,Winston已成為億萬富豪,報紙、電視、廣告、有線電視、八卦雜誌、流行音樂、電台到處都是。
《麻將》也許是一部關於Winston的電影。假如我有個兒子的話,他也該有Winston兒子紅魚般大了。」
「問:你在Pressbook和電影節的場刊中都用Winston這個人物來解說你的創作源始。」
「Winston完全是個虛構的人物,採用他象徵性的意義,在電影中的化身就是張國柱飾演的紅魚的爸爸這個角色。下一代的孩子都以我們為role model,我關心他們的問題。」
「問:所以你說『如果我有孩子,他會和紅魚差不多大了?』」
「對。」

〈導演的話〉
摘自焦雄屏‧《台灣電影90新新浪潮》(麥田出版,2002年)